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326章 伍吃蝎子

326

新兵的训练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了。

兽营的操场上,每时每刻都能听到教官们或愤怒或训斥的声音,很多老兵只要有空,就都围在了一群新兵蛋子的四周,兴致盎然,指指点点。

曾经的那些记忆,在这一幕幕的新兵训练的画面面前,又一下鲜活了起来,那些当年曾令以为再也不想再去回忆的过去,此时却成了最为美丽的画面。

“哈哈,快看,顺拐!”

“老李老李,你看,那个新兵蛋子跟你当年的毛病一模一样呢!”

“怪了,那家伙也不是罗圈腿啊,怎么走路总是那个样子!”

老兵们津津有味地看着,议论着。

操场上,一个又一个的新兵笔直挺立着,在教官们的威严目光中,辛苦地站着军姿。

鲁炎,张冲,黄帝,他们也都笔直地站着,炽烈的阳光毫不怜惜地照在他们身上,把他们身体里的水一滴滴地榨了出来,他们的额头上,脸上,脖子上,背上,全是汗水,衣服都湿透了。

不远处的女兵方阵里,女兵们也都全身是汗,白皙的皮肤已经隐隐有变黑的趋势了。

与其他地方稍稍有所不同的是,每一个新兵方阵的前面,都有几个老兵,这些老兵不是教官,而是示范。

比如这站军姿,除了教官们手把手地教导教育,还有一些老兵站在大家四周,亲身示范,大家站多长时间的军姿,老兵们就站多长时间。

这个主意是伍六一提出来的,他说教官们苦口婆心地教一个小时,其实不如老兵站在眼前一分钟,他把这个想法告诉苏齐,苏齐只说了一句,这些事情你自己看着帮就可以了。

所以,此时,每一个新兵方阵的四周,都有老兵笔挺站着。

新兵们每站一分钟都是煎熬,都如同炼狱,不过老兵们就轻松惬意多了,每一个人都像是来这儿旅游休息,看风情放松心情。

鲁炎又在大太阳底下站了一会儿,大约五六分钟,这之后,他实在挺不住了,小腿都颤抖了起来,悄悄扭头,左右看了看,发现教官此时恰好走远了,朝右侧三点钟方向走了出去,离他们一百米,也不知去干什么了。

呼——

鲁炎吐了口气,整个身体一下放松了下来,松腰松胯的,一下子舒服多了。

他又悄悄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战友,一个是黄帝,一个是张冲。

此刻,张冲笔直而立,眼睫毛微微下垂,就像睡着了一样,但其实眼睛并没有完全闭上,而是半睁半闭。

“这家伙又在练功了?!”鲁炎暗暗摇了摇头,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

自亲眼目睹了黄帝和苏齐之间的那一场打斗之后,张冲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那么冲动暴躁了,变得沉默了很多,而且经常找不到人影,偶尔见到,他都是在打拳,或者是练功。

鲁炎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个张冲一直在暗中憋着一口气,他想有一天,干翻黄帝。

刚才休息的时候,他听张冲说过,站军姿其实挺简单的,把他当成练功就可以了,把他当成练一种特殊的站桩就可以了,见他如此轻松,鲁炎还专门请教了一下,可惜他没练过传统武术,听不懂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而且试了一下后,感觉并不算好。

他把目光从张冲身上收了回来,看向了另外一边,那里站着黄帝。

“这家伙?”

鲁炎眯了眯眼睛。

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真的是很了不起的,天之骄子,什么都非常厉害,可是认识了黄帝后,他这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黄帝那厮——真的太牛-逼了,他比不了!

这般乱七八糟地想了一会儿看了一会儿,鲁炎这才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前面。

看到前面示范的那个老兵之际,鲁炎眼皮一跳,整个人一下紧张了起来。

不知何时,竟然有一只大蝎子爬上了那个老兵的小腿。

“喂——喂——”鲁炎压低嗓音,紧张地喊。

但前面的那个老兵就像听不到似的,也感觉不到那只蝎子的存在,只是木头人一样地站着。

也许是他的声音惊动了那只蝎子吧,那只蝎子竟然陡然加快了速度,嗖嗖嗖地向着那个老兵的背上爬了上去,一直爬到了后背上,这才停了下来,左顾右盼,仿佛在寻找什么。

鲁炎只觉得骨头都酥麻了,他最怕的就是这种东西了。

“老兵,你背后有一只蝎子!”他忍不住开口提醒,“就在你背上!”

那个老兵似乎没有听到,依然保持标准的军姿,一动不动。

黑蝎子犹豫了一会儿,继续沿着老兵的后背向上爬去。

“老兵!你背上有蝎子!”鲁炎的声音提高了几度,“你把它抖掉啊!会蛰人的!”

鲁炎的声音惊动了旁边的新兵蛋子们,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看了过来,最后都定格在了那个老兵和那只大蝎子身上,嘶的一声,新兵们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全都变了。

黑蝎子已经爬到了老兵的左肩肩头,它站在老兵的中士肩章上,竖起尾巴,大摇大摆地走了几个来回。蝎爪在迷彩服上划出的嘎吱声,让鲁炎听得头皮发麻。

黑蝎子无味地绕了几圈,忽然爬上老兵的迷彩服衣领,翻了下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老兵的胸口上。

老兵依然纹丝不动,似乎根本感觉不到黑蝎子的存在。

鲁炎心想,这个老兵是不是站着睡着了?搞什么啊?难道想让蝎子咬上一口才舒服?他刚想移动脚步,腿微微弯曲,刚想迈步,只听背后传来一个急促有力的声音:“别动!”

鲁炎下意识地重新站直身体,身后什么时候来了人?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不一会儿,身着中尉肩章的伍六一缓缓走到了鲁炎的面前,面色不善:“不是告诉过你们了吗,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训练场就是战场!叫你们站着别动,那所有人就得像他一样——”伍六一用手指了指那个老兵:“就算是蝎子爬到了身上,就算是蛇缠住了身体,也得纹丝不动!”

“你们现在的任务就是站军姿,在没有接受其他命令之前,必须保持全身肌肉高度紧张,集中精神,把军姿站好!不要去管任何的事情!”

训了一通,伍六一这才走到了那个老兵的面前,看了看依然还在肩膀上耀武扬威的那只蝎子,伸手抓了,塞进了嘴里,咔嚓咔嚓嚼了起来。

伍六一一边咀嚼着一边缓缓地在新兵方阵里走来走去,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新兵,都心头一跳,骇然无比。

伍六一的嘴巴鼓鼓的,平静地望着众人,牙床上下鼓动,正在大嚼着,他的嘴唇外面还露着一条枝节错落的毒钩尾巴。

尾巴还在一颤一颤地摆动,正是黑蝎子的尾巴!

“我的妈呀——这家伙怎么这么恐怖?”

新兵们都吓傻了。

大家本来就怕伍六一,此刻,更是把他当成了阎罗王一般,真的是恐惧到了骨髓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