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286章 第一次招兵

286第一次招兵

苏齐爬上岸,转了一个身,双手从面部下方往上捋,然后是额头,前面的头发,然后一直捋到了后脑勺,直到把脸上的水都捋干净了,这才看向了鲁炎。

“你是谁?”鲁炎的弟弟鲁寒抢先一步上了岸,又是好奇又是恨恨不平。

苏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等鲁炎也上了岸,这才伸出手,鲁炎愣了一下,慌里慌张地伸出手和苏齐握了握,苏齐又把手递给了鲁寒,不过鲁寒却没有回应,只是冷着脸问:“你是谁?”

苏齐看向了鲁炎,笑了笑,用温润的嗓音说道:“我叫苏齐,海军,我想请你加入我们,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详谈!”

“海军?”鲁炎一愣,刹那之后,眼眸亮了亮。

“哦,原来是当兵的呀——”鲁寒听了,却有些阴阳怪气的道了一声,还把“当兵的”三个字强调了又强调。

苏齐当然没有理睬鲁寒,而是直视着鲁炎的眼睛,鲁炎听了苏齐的话后,有些兴奋,眼睛亮晶晶的,他低垂着头,目光盯着还在荡漾的水面。

苏齐凑过去,附耳低语:“我们的部队嘛——可以查你母亲的事的那种,更多的不能说了,加入我们后你就知道,这几句话,只能你自己知道,别告诉你弟弟,注意保密!”

苏齐用很快的语速把这几句话说了出来。

从小说中,他知道了鲁炎的心病,他心心念念的都是找到母亲,找到真相,如此一说,他肯定动了心,果然,苏齐才说完,他就一下扭过头,用雪亮的目光看着苏齐:“真.....真的?”

苏齐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愿意!”鲁炎立即迫不及待地说。

“可是我们部队很苦,而且也不能像你现在那样,拥有无数的光环和荣誉,没有观众,没有掌声,只有日复一日艰苦的训练以及危险的任务,我们只能做默默无闻的英雄!”

“那我也愿意!”鲁炎坚定地说。

苏齐听了,唇角一动,一个温暖的笑容从脸上浮现了出来,他拍了拍鲁炎的肩膀:“那你等我好消息吧,我们一会儿去找你们校长和你父亲。”

“嗯?”鲁炎一愣。

“他们不同意,我们是不可能带你走的!”苏齐笑了笑说,说完后站了起来,朝鲁炎挥了挥手,旋即就一摇一晃地朝二楼走去了。

“喂,我呢?”鲁寒忽地站了起来,大声质问。

苏齐伸出右手的食指,在空中轻轻地摇了摇。

“喂——”鲁寒还要大叫,但被他哥哥鲁炎一把揪了下去,制止了。

苏齐光着身子回到了二楼。

“苏队,你的衣服!”

陈妍立即小跑着迎了上来,柔柔地说,两只眼睛笑得月牙儿一样。

苏齐接过衣服,进了更衣间,不一会儿后,他穿戴整齐地走了出来。

“旅长,搞定!现在只需要做他父亲和他们校长的工作就可以了。不过我有一个建议,我们只招鲁炎,他的弟弟鲁寒.....不合适,一是两个都招,他们的父亲一定不同意的,第二,鲁寒太冲动了,到我们那里很不合适。”

肖海毅点了点头,他本来是想两个人都要的,但刚才他也亲眼见到了鲁寒的一些表现了,也已经打了退堂鼓,此刻听了苏齐的话,也觉得苏齐说得十分在理,于是也就同意了。

他转身对他身旁的那个男子道:“王参谋,以舰队的名义约他们校长和鲁炎的亲属晚上一起吃个饭......”顿了顿,他又纠正道:“算了,以我个人的名义吧!”

“是,旅长!”作训科的王参谋连忙回答。

这一天晚上,苏齐陪着肖海毅一起见了XX体育大学的校长和鲁炎的父亲。

几个人在学校食堂内部一处条件很好的包厢里见了面。

寒暄了几句,肖海毅就将一封绝密命令拿给校长看,这是一封盖有总部和M舰队两个单位红头大印的命令,看到那两个章后,校长眼皮直跳,整个人一下郑重了起来。

命令讲得很清楚,凡是他肖海毅看上的人,无论什么单位,什么职务,什么年纪,都必须无条件放人。

他看上的人必须和他走,去他们那里工作。但“那里”具体是哪里,现在却要保密,也许将来有一天会知道,但现在是不允许的。

所以今天晚上肖海毅以个人名义请校长和鲁正南吃饭,与其说是商量,不如说是指示。

校长毕竟年纪大了,而且也经历了很多,再说了,他人在官场,知道规矩,看到这个命令后,只是眼皮跳了跳,但别的也就没多说什么了。

但是鲁炎的父亲反应十分巨大,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又不追求什么,天不怕地不怕,更何况他心中有他自己的情绪,所以一听,顿时炸了,几乎是吼着道:“我现在就这么两个儿子了,我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他们拉扯大,正等着他们回报我呢,你说带走就带走?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你们还这么不讲道理吗?”

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僵硬到了极点。

“叔叔,你先别激动,来,先坐着。”苏齐急忙站起,柔声安慰,缓解气氛。

鲁炎的父亲重重哼了一声,一屁股坐了下去,把头扭一边去了。

苏齐在鲁正南的对面坐了下来,微笑着,用柔和的嗓音道:“叔叔,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你首先要明白一点,让鲁炎跟我们去,并不是要折磨他,要打压他,更不是要剥夺他光明的前途,也不是他就不能做出自己的成绩了。

恰恰相反,我们反而能给鲁炎提供一个巨大的舞台,他在这个舞台上,能做出超乎寻常的成绩,他的未来,不可限量,也许有一天,他的成就比我们旅长都还要大,鲁炎......他有这种天分,叔叔难道看不出来吗?如果不是鲁炎拥有这么大的天赋和如此光明的前途,我们用得着千里迢迢过来吗?而且还要我们旅长亲自过来?叔叔,你放心,鲁炎到了我们那里,就是宝贝,一定能发光发热,大放光彩!”

鲁正南还有点儿生气,不过听到苏齐这么褒奖他的儿子,心中的气却是一下小了很多,但他脸上并不表现出来,还是不满地哼了一声:“但我还是不同意,我儿子可是能够进奥运会的,他用不着去受苦,他用不着去牺牲!”

“叔叔,练体育也很苦的,不比我们轻松多少,更何况,体育的黄金生涯,就那么几年,年纪一大,也就只能退役,可是到了我们那里,哪怕年龄大了,他还能当领导,当干部,把事业做得更大。

而且我看得出来,你是真的爱你的两个儿子的,你也是一个开明的父亲,从小到大,就没强迫过他们做他们不喜欢的事,是吧?”

鲁正南没说话,但眼神柔和了很多。

苏齐笑了笑,说道:“但是,叔叔,你知道鲁炎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他想当兵,他想去他妈妈出事的地方看一看,他想成为一名军人,守护她妈妈这样千千万万的人,他不想曾经的那些事再次发生。

比起这个,什么奥运会什么亚运会,他都不在乎。

叔叔,快二十年了,你从来没有强迫过鲁炎做什么,现在,你难道还想阻止他实现他的梦想?”

鲁正南低下了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可是鲁炎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我们过......”

“叔叔,只要你把他交给我,我一定把他当成自己的兄弟,我向你保证,我一定照顾好他,培养好他,绝不让你失望,我把他从你这里好好地带出去,我一定把他好好地交还给你!”

“你保证?”鲁正南一下抬起头。

“我保证!”

“好!”鲁正南站了起来:“只要你敢保证,那我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