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239章 给家里人写几句话

239给家里人写几句话

苏齐回到电教中心的时候,里面死一般的静。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发出哪怕任何一点点的声音,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地坐着。

苏齐走路的脚步很轻,就像猫一样,所以他走进电教中心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到来,一直到他来到齐桓身边坐下,吴哲等人这才发现他回来了。

其实之前都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离开,因为每一个人都还沉浸在之前的事情里,铁路给大家说的那些事,给大家造成了极大的震撼,大家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苏齐坐下,齐桓扭过头来看着他,两个人相互点了点头,交换了一个眼神。

坐了几分钟,苏齐站了起来,拿起他的背囊,拿起他的武器,把他的东西全部拿了起来。

“怎么了?”齐桓一愣。

“我们出去一下!”苏齐轻声说。

齐桓不解地看着苏齐,不过苏齐也没解释什么,而且此时人多,也不好说什么,他只是站起来就朝外面走了,走之前,他朝吴哲拓永刚等人使了一个眼色,那几个人一下心领神会了,都一一站了起来,跟着他一起出去。

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所有东西带上。

走出了电教中心,苏齐把大家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这个房间不大,只够坐十多个人,像一个小教室一样,里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张张桌子。

“大家先坐一下。”苏齐朝大家说。

要是往日,大家肯定迫不及待地问苏齐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之类,可是今天,大家都只是沉默着,虽然心中疑惑,但都不说话,就连齐桓也没有多问。

让大家都坐了下来,苏齐这才朝另外一个地方走去。

他直接去找大队长铁路。

此时,铁路在另外一层楼,在指挥中心。

这一层楼的楼梯口有两个岗哨。

看见苏齐上来,两个岗哨拦住说道:“大队长说了,除非得到允许,否则任何人不准进入。”

这一层楼有指挥中心,相当于这一次演习的所有机密都可以在这里看得到,所以,这里肯定是防范很严的,整个老a,只有袁朗和铁路,以及少数几个人可以进出,苏齐都没有资格。

不过苏齐也不生气,只是平静地道:“我找大队长有急事,麻烦你去通报一声,谢谢!”

那两个哨兵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转身朝指挥中心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后,铁路跟着走了出来。

“你小子怎么找到这里来了?”铁路笑容可掬地对苏齐道。

“大队长,给我六支笔,一叠信签纸。”

铁路一愣,上下打量了苏齐一眼,不解地问道:“干什么?”

“让他们给家里人写几句话。”

“写遗-书?”铁路一下反应了过来,他的眼睛不由亮了亮。

老a也会做这种事,但这种事一般都只针对执行特殊任务的队员。

他以前也写过。

实话实说,每一次动笔,对于他自己而言,都是一次非常巨大的教育,每一次写,他对自己的人生,对自己的未来,对自己的使命,都有更加深刻的认知。

但他还真的没有想到把这一个东西用在新兵的训练上。

“苏齐这小子——鬼点子还真是多啊!”

铁路暗暗感慨。

无论是他还是袁朗,抑或是其他人,都没有想到给吴哲他们玩这一招。

回过神后,他朝苏齐笑笑:“你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找。”

他小跑着回去,不过一分多钟后却又空着手回来,苦笑了一声道:“指挥中心竟然没有信签纸!”不过很快他就朝一个哨兵道:“小张,你去办公楼找老李拿一些信签纸过来,拿十多本吧,笔也拿几盒。”

“是!”

那个哨兵一路小跑出去,过了一会儿,果然拿了一些纸和笔过来,铁路分了一些给苏齐,之后,他带着剩下的那些回电教中心去了,显然,他受到了启发,他也要去给其他人安排写遗-书的工作。

苏齐拿着那些东西回到了那个小教室。

听见他进来的脚步声,大家都抬起了头,一起看着他,苏齐说道:“根据目前的情况,我觉得我们出任务的几率还是挺大的,鉴于目前这个任务的特殊性质,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给家里人写几句话,把一些该交代的事情交代一下,虽然......”

剩下的话苏齐没说,此刻,他就像影帝附身一样,真的就像他要去执行一个九死一生的秘密任务,情绪很激动,声音都有些哽咽了,抿了抿嘴唇,努力克制着情绪,过了好几秒,他似乎才控制住了情绪,勉强地朝大家笑了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是吧,好了,多多少少写几句吧!把一些自己以前想说但一直没说出口的话,都写下来,上面会替我们保管的,如果真的.......他们会把这些信交给我们的家人!”

他没再说什么了,只是沉默着把信签纸发给了大家。

第一个发给齐桓。

齐桓当然是知道演习这个事情的,他还为此做了精心的准备,不过他的表现十分到位,就像他什么也不知道似的,见苏齐把信签纸发给了他,他一愣:“我也要写?我们以前就写过了?”

“队长说了,每一个人都写!”

“好吧!”齐桓点了点头,随后接了信签纸,接了笔,把信签纸铺在桌子上,认真地写了起来。

苏齐一个一个地发下去。

“吴哲,你的!”苏齐撕下几张信签纸递给了吴哲。

吴哲是最后一个了。

但吴哲愣愣的,没有伸手来接。

啪。

苏齐把那几张纸拍在了吴哲的身前。

吴哲这才抬起了头,愣愣地看着苏齐:“四十二,真......真的要写?”

苏齐点了点头。

吴哲听了,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垮了,嘴唇都有些哆嗦了起来。

他提起笔,在信签纸上写出工工整整的几个字:“爸爸,妈妈,你们好,你们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

写到这里的时候,吴哲再也写不下去了,他只觉得眼前一下朦胧了起来,啪嗒的一声,一个水滴砸在了信签纸上,很快就把他刚刚写出来的那几个字染成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