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178章 特种部队

178特种部队

几个人一番忙活,很快就把内务整理好了,而且还把宿舍从头到尾、从里到外打扫了一遍,很快,宿舍就窗明几净的了。

拓永刚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擦了擦嘴,感慨道:“这儿环境倒还是不错,就是那些教官......”

说到这儿,他连忙扭过头问苏齐道:“四十二号,你刚才上来的时候,那个屠夫有没有朝你大吼大叫?”

“那肯定的,那是他们的家常菜,每个人都得吃!”苏齐笑了笑说。

“嗳,我就想不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用手中的权力欺负人,很有意思吗?”拓永刚砰的一巴掌拍在了床板上,愤愤不平地道。

拓永刚这一巴掌拍得十分用力,而且他的情绪也有点儿激烈,把正在上铺的成才吓了一跳,差点滚了下来。

吴哲连忙对成才道:“四十一,不是说你,只是我们正常的情绪宣泄而已,坐下,坐下!”

拓永刚的话匣子像是被打开了一样,继续喋喋不休的:“嗳——你们以前见过这样的部队吗?今天全都开眼了吧?一窝黑!你们来晚了一步,没见着刚才我们这位少校被那个中尉训斥,那叫一个难听啊,而且你做好做坏都没有用,做好了他要骂,做坏了,他更要骂,妈的,这还是*********吗?”

吴哲听了,也感慨万千了起来:“我也很纳闷,这就是号称甲种部队的克星?老a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我也很纳闷!”拓永刚听了吴哲的话,也点头不跌。

吴哲看了拓永刚一眼,摇了摇头,有些无奈,有些哭笑不得:“二十七号,你那不叫纳闷!你那是单纯地发-泄不满!纳闷是要伴随着思考的?你思考了吗?你没有,你只是纯粹地发-泄着不满!”

“......”拓永刚被吴哲说得一愣一愣的,张着嘴想反驳一下,可是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找不到反驳之词。

他一扭头,发现苏齐古井不波的,似乎对今天遭遇的这一切完全无动于衷,于是他灵机一动,连忙转移话题道:“四十二,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生气?那个屠夫那么羞辱你,你真的一点儿都不难过?”

“为什么要难过?”苏齐抬起头,淡淡反问。

“你为什么不难过?”拓永刚越发诧异了,立即反问,吴哲和成才也都一起抬起头,惊讶的看着苏齐。

苏齐见大家都看着自己,想了想,他放下了手中的水杯,转过身,看着大家道:“看来你们对老a还没太多的了解?”

“你的意思是你很了解?”吴哲反问。

“了解过一点。”苏齐回答。

“齐哥,那你快跟大家说说呗!”成才迫不及待地从上床爬了下来。

苏齐见大家都看着自己,这才说道:“首先,老a是一支特种部队,什么是特种部队?词典上解释,特种部队就是担负袭击敌方重要的政治、经济、军事目标和遂行其他特殊任务的部队。

一般由最高军事指挥机关直接领导和指挥,少数国家由国-防-部或军-种-领-导。具有编制灵活、人员精干、装备精良、机动快速、训练有素、战斗力强等特点。”

苏齐说到这里时,宿舍里的几个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他,苏齐本来不想多说什么,不过见此情景,只得继续说道:

“特种部队的主要任务是袭扰破坏、暗杀绑架、敌后侦察、窃取情报、心战宣传、特种警卫,以及反-颠-覆、反-特-工、反偷袭和反劫持等。

队员素质要求高,一般从侦察部队和空降部队中挑选体格健壮、机智勇敢、文化程度高、具有献身精神和一定作战经验的人员。

装备轻便、先进、高效,以手枪、匕首、步枪、冲锋枪、轻机枪、手榴弹和投掷筒等轻武器为主,还配发高级无声枪械、高级暗杀器械和药品、微型通信器材、特种爆炸装置及水下作业装备。有的还配备特种作战车辆、飞机和舰艇,以及各种侦察器材、轻便工兵器材等。”

听完苏齐说相声一般一口气说了这些,成才,拓永刚,都愣愣的,只有吴哲皱着眉,沉默不语。

苏齐停顿了一下,看了几个人一眼,说道:“老a执行的都是特殊任务,既然是特殊任务,那就得用特殊人员,试想一想,如果敌人随便骂你几句,你就激动了起来,敌人随便使用几招激将法,你就把你知道的情报哗啦啦地往外倒,这样的人,合适吗?”

见几个人都呆呆的,苏齐这才叹了一声,说道:“特种部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顶尖的特种部队,比如老美的三角洲,一万个人里都不一定能选出一个!”

“一万比一?”成才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些傻眼。

“老a当然比不上三角洲那样的部队,但千里挑一却也是必须的,所以基地里的这些教官,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是随随便便想干就干的,他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是精心设计,目的,就是激怒你,刺激你,然后淘汰你,最后,留下真正的精英!”

“换句话说,你如果真的觉得这里的一切无法忍受,那并不是这里的教官太苛刻太变-态,而是——你不适合这里!”

“......”宿舍里安安静静的,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苏齐站起,给自己的罐头瓶茶水杯灌满了水,吹了吹,想喝一口,但发现太烫了,于是只得回到小马扎上坐了下来,看了大家一眼,这才说道:“所以,既然想进特种部队,那就不要再用以前的那一套来看这个地方了,你以前觉得不可能做到的事,这里的人,都能做到,你以为这里不可能发生的事,这里,每天都在发生。你见到的每一个教官,都有你望尘莫及的本事!别轻易去挑战他们,别用你的无知,去挑战人家的专业!”

苏齐最后的这句话,是专门对拓永刚说的。

他希望这一次,拓永刚不要再那么冲动了。

“有一句话你们听过吗?”苏齐问大家。

“什么话?”吴哲蹙眉盯着苏齐。

拓永刚和成才也一起一眨不眨地看着苏齐。

“世界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那么,在咱们的土地上,是哪些人替大家负重前行呢?是老a,或者像老a一样千千万万的军人!”

苏齐看了吴哲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成才和拓永刚,郑重说道:“是他们,而不是你们!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经历过真正的战争,而你们,没有!”

“......”

沉默!

宿舍里深深地沉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