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152章 没找到目标

152没找到目标

苏齐和西门远一起走进了大厅。

此时,大厅里已经人来人往了,各种各样的俊男美女,形形色色的商务人士,你来我往,相互穿梭。

今晚在这儿举行的是一个酒会,是这一栋房子的主人陈铭举办的,邀约了当地一些有钱人,一些成功人士,一些商务人士,相互交流,洽谈生意,畅想人生。

当然,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说法,其实就是拉-皮-条,做中间商,为各方牵线搭桥。

今晚来参加这个酒会的人,都是当地有名的华人,以及当地上**英,这些人身份都很高,地位都很显赫,外表都光鲜亮丽的,不过暗地里都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杀人放火无所不干。

李明就是通过陈铭的渠道跑出来的,然后躲在了这儿,等着风头过了,再让那一些人前来接应。

陈铭的渠道太隐蔽了,以至于李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好长时间了都不见踪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西门远等人费了好大的功夫,这才找到了这里。

进了大厅,苏齐和西门远相互看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就分开了。

他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迅速找到目标——李明。

苏齐朝右侧走去。

苏齐刚刚走了进去,就见一个服务生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放着一杯又一杯的美酒。

苏齐伸手拿了一杯,一边假装享受着美酒一边漫无目的地往里面钻,就像一个寻找猎物的富二代一样。

走了一会儿,他发现有人站在一旁打量着大厅里的女人,眼神玩味。

“先去找这家伙探探风!”

苏齐端了酒杯,慢悠悠地靠了过去,到了那边,他也寻了一个地方,假装一边看着美女一边喝酒,暗地里,他其实一会儿看看左边一会儿看看右边,快速分析着他所看到的每一个人,寻找着可能的线索,当然,最大的目的还是制造和那个家伙的偶遇。

他正看着,那个男子果然悠悠地转过身看着他。

苏齐眼角的余光已经注意到那个男子了,但他假装没有看到,而是一直看着前方,安静等待。

过了一会儿后,当苏齐假装盯着一个路过的美女看得出神之际,那个男子笑着道:“这个不行!”

苏齐轻轻抿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扭过头,笑了笑,用温润的嗓音道:“矮子里找高个,也勉强可以打八十分了!”

“你竟然只打八十分?”那个年轻人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我可是给她打了八十五分的,你在哪儿扣了她五分?”

“左顾右盼的,搜寻目标的眼神太急迫了,都懒得掩饰,不优雅,太低端,缺乏神秘感,降低了我征服的欲-望,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竟然没有看我一眼,所以——扣五分!”

那个年轻男子听了苏齐的话,噗的一声,忍不住直接笑喷了,之后,他伸出手,笑着道:“李荣,很高兴认识你!”

“齐辉!”

两个人握了握手。

“那个怎么样?”李荣用眼神指了指正在走过来的一个女子。

苏齐摇了摇头:“看看还行,真要下手.....就有点惨不忍睹了!”

“哈哈,想不到齐少的要求竟然比我还高!”

“也不是要求高。”苏齐一边摇着杯中的红酒一边懒洋洋说道:“再好的美食,吃多了,也就不可口了。”

那个家伙一愣,随后哈哈笑了起来:“不错不错,齐少的总结非常精辟,再好的美食,吃多了,也还是就不如野味了!”

“李少也好野味吗?”

“好,怎么能不好呢?唉,可惜,天天呆在这个破地方,吃不到啊!”

苏齐心头一跳。

天天呆在这个破地方?

而且还姓李?

他们今晚要找的目标也姓李啊。

那家伙本来不是这个姓,但他改名字时,不姓赵不姓章,为什么偏偏要姓李?

人的潜意识里,一般都会从自己熟悉的内容下手,那么那个家伙之所以改名李明,很显然,肯定是因为他熟悉的人中有姓李的人。

想到这儿,苏齐看向那个年轻人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意味深长了,他开始有意识地和对方攀谈了起来。

由于他投其所好,而且他的演技也还相当可以,是以两个人越说越投机,渐渐地甚至有了一种知己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一个青年女子聘聘婷婷地走了过来,在那个青年身边附耳低语,说了一两句什么,之后,那个青年就笑着对苏齐道:“齐少,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过去一下!”

“好的,一会儿聊!”苏齐微笑着举了举杯。

目送那个家伙离开后,苏齐继续用目光侦察起来,他的目光就如雷达一样,一大片一大片的扫描过去。

看了一会儿,他的耳机里传来了西门远的声音:“小齐,有什么发现没有?完毕!”

“暂时没有看到目标,不过发现了一个疑似和目标有些关系的人,正在寻找机会!完毕。”苏齐背过身,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假装低头摆弄着什么,却悄悄低着头对着衣领上的耳麦说话。

“我这边也没什么发现,继续侦察,小心一些,他们十分警惕,二楼的安保十分严格,几乎上不去,要是没有机会,别太勉强,完毕!”

“明白!”

苏齐和西门远完成了通话后,悠悠转过身,他刚从拐角处走出不一会儿,忽的感觉有点儿不安,悄悄用眼神一查,却是发现了一个黑衣人正在盯着他。

苏齐心中一紧,不过脸上却不动声色,端着酒杯,一边喝酒一边朝一个漂亮女子走了过去,但才走了一会儿,那个女子就被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拉走了。

“他-妈-的!”

苏齐举起酒杯,恼火得想把酒杯摔地上的样子。

当然,他最后忍住了,只是不满地对着那个男子的背影嘀嘀咕咕,咒骂一通。

看到他这副囧样,那个盯梢他的黑衣人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骂了一句什么,随后便把头朝别处转过去了,不再盯着他了。

苏齐一直通过前面一块亮锃锃的不锈钢来窥察那个黑衣人,此刻见他转过身去了,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是不敢大意,继续端着酒杯游走着,就像寻找猎物的花-花-公-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