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146章 苏齐,到你讲了

146苏齐,到你讲了

铁路坐在主席台上慷慨激昂地讲着。

小礼堂里黑压压一片,鸦雀无声,大家都专注地听着,只有铁路请人站起来交流时,学员们的目光才会转向别处,否则,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铁路。

铁路的发言很有料,干货很多,再加上铁路说话幽默风趣,观点也比较新颖,所以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

别人家的老师,说话又好听,知识又渊博,观点又新颖,大家都喜欢得不得了!

但收获良多的并不只有学员,铁路也收获满满,因为实验班的学员们每一次发言,都能给予他启发。

当第十一位学员发言完毕坐下之际,铁路忍不住感慨道:“陆指真乃藏龙卧虎之地啊,我原本以为我今天的交流,一定能让大家大开眼界,但现在才发现,你们的发言才是真的让我大开眼界!”

铁路扭头看向了坐在一旁的院长,饶有兴致地问:“院长,刚才我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之前发言的十一位学员,有十位是实验班的学员,你们这个实验班......很有意思啊!”

院长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能了解一下你们这个实验班吗?”铁路问。

“当然可以。”院长肯定回答,随后他的目光往下一扫,很快定格在何林身上:“何林同志,你起来介绍一下吧?”

“是!”何林站起,像一杆标枪一样笔直。

“小何,你们在平时的教学和管理中,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技巧?你们是怎么做的,为什么学员们对陆军的未来发展这一方面的内容竟然有着如此深刻的真知灼见呢?我甚至会有一种错觉,坐在下面的不是学员,而是专家,我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何林张了张嘴,但伶牙俐齿的他却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因为,这件事他还真的不知道啊!

就在这时,有人却突兀地喊了一声“报告!”

唰——

上百人的目光齐刷刷看了过去。

“这位学员,你有什么事!”

“尊敬的各位首长,各位领导,亲爱的学员朋友们,大家好,我叫李云荣,我是实验班的学员,刚才首长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我来回答应该更为合适一些,因为这个事,我从头到尾都有参与。”

铁路一听就来了兴致,双目灼灼地看着,微笑着问:“这个事是不是你主导并负责的?”

“报告,我并没有主导,我只是参与了一部分,但我见证了整个过程!”

“哦?是吗?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

李云荣本来有点儿紧张。

刚站起来那一会儿,完全就是一时脑热,可是站起来后,当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之际,他这才一下口干舌燥的。

不过此时他终于是稳定下来了,他毕竟经历过了很多事情,心理素质还是很强大的,稍微的紧张之后,心境就迅速稳定了。

他悄悄瞥了那边的苏齐一眼,随后迅速收回目光。

今天的事的确有点儿冒险了,但他觉得应该还是值得的。

他之前留给苏齐的印象不太好,苏齐没当班长之前他可是班里有名的老油条,刺头,虽然苏齐上任后他并没有什么不好的表现,但之前的印象分肯定太低了,他要改变一下这种状况!

斟酌了一下,他抬起头,迎上了铁路的目光,朗声说道:“其实我们虽然是实验班的学员,也来这儿学一段时间了,但对于陆军未来应该怎么样发展这个问题,实话实说,之前还真的没有系统的、深入地想过。

不是一点儿都没有想过,而是没有系统的、深入地进行过探索,但是这一个周的周一,我们的代理班长却给我们下达了一个任务......”

李云荣才说到这儿,铁路就忍不住好奇的问:“你们的代理班长?你们的代理班长是哪一位同志?”

“报告首长,我们的代理班长是苏齐同志!”

“苏齐?”铁路先是一怔,但很快恍然大悟了起来:“哦,那小子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如果是他的话,很多问题我也就明白了!”

嗯?

铁路的话一出,在场的人们无不惊讶,无不震惊。

什么意思?

听这口气,这位首长和苏齐的关系还不浅?

两个人熟悉得很?

不然他怎么会称呼为那小子?

大家心中千万个问题,但没有人敢问。

“李云荣同志,继续。”铁路微笑示意。

李云荣呆了呆,人精的他自然也听出了刚才那些话的深刻含义,他暗暗在心里道了一声:“还好今天冒险一试,不然......那小子果然是来头不小啊!”

收敛了乱七八糟的思绪,李荣云专注地讲了起来。

不过他的讲述因为铁路的那一句话,就没那么多激动人心的东西了,显得平平无奇。

他讲完之后,铁路接上了他的话:“刚才李云荣同志讲的这些,其实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东西,好不夸张,我思考这个问题至少已经十年了。

不过之前都只是小打小闹,或者是闲着无聊了,偶尔想一下,但自从有一件事发生后,我就开始着手认真研究这个问题了,这件事是什么事呢,就是今年的国庆,我们蓝军参与过的一场演习。”

“我们蓝军自成立以来,一共搞过五场大规模的演习,前面四场,我们全胜,而且优势十分明显,最好的一次,我们的伤亡比是一比二十七,就是我们战损了一名战士,红军则战损二十七人,最快的一场对抗,我们只用了五分钟就把红军淘汰出局!”

这些数据一出,小礼堂里顿时一片惊呼之声,专业蓝军的厉害大家多多少少都有听说,可是这么牛-逼的蓝军,大家却还是第一次听到,是以无不惊讶,无不震撼。

铁路环视一圈,笑了笑:“所以我们蓝军还是很骄傲的,所以当我们蓝军接到第五次对抗演习的通知的时候,我们并无压力,还是很轻松的。

当然,从战略上藐视对手,从战术上重视对方,我们还是知道的,所以刚一拿到对抗通知,我们就立即对红军进行了一次从头到尾的分析,毫不夸张地说,红军的仓库里有几颗螺丝钉,我们都非常清楚。

另外,演习还未开始,我们的侦察兵就已经被派到了红军驻地,当红军从营地大门出来之际,就已经被我们全程监控了!他们什么时候到了哪儿,我们比导演部的人还清楚!”

听到这儿,小礼堂里的学员们无不心底发凉。

在场的人都是在部队摸爬滚打了许多年的老兵了,演习.....谁没搞过呢?

可是之前大家遇到的演习,都是制定好了剧本,从哪儿出发,到哪儿打几炮放几枪,都规定好了的,甚至很多演习,都规定必须红军胜利,像刚才说的这种情况,谁也不曾遇到过,所以大家都明白,要是自己遇到了这样一支蓝军部队,那.....

大家无不头皮发麻。

铁路停顿了一会儿,待得大家重新抬起头看向了他,这才笑了笑道:“我们对红军了若指掌。

而且我们的战士,每一个都经过最为残酷和严苛的训练,单兵作战能力是红军的几倍甚至几十倍,我们的装备也是最好的,枪是九五式自动步枪,人手一台单兵电台,白光瞄准具也是标配,但是——”

顿了顿,铁路一个字一个字地道:“但是这一场对抗演习,我们蓝军最后却还是败了!”

“我一直以为陆军未来的发展,应该向我们蓝军靠拢,但是这一次惨败,让我对我以前的一些想法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铁路洋洋洒洒,娓娓道来,把他的一些反思,一些探索,一一进行了一番介绍。

之后,他抬起头,轻轻吐了口气:“刚才说的,是我蓝军方面的思考,但要想全面理解这一场演习,我们还需要从红军方面看一看。

所以,下面,我们有请红军的参与者,也是在这一场演习中亲手把我抓了舌头,把我抓到了红军指挥部的苏齐同志,来给大家做一下交流!苏齐同志——到你讲了!”

苏齐?

苏齐!

小礼堂里,一道道明亮的目光齐齐看了过去,看向了苏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