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143章 怪事了

143怪事了

这一个星期的周六周日,苏齐哪儿也没有去,安安心心地呆在宿舍里,认真思考着下一个星期当班长后要做的事情。

他这个人比较佛系,一般懒得主动承担事情,但他却也是一个认真的人,一旦接受了,那就会尽全力把他做好。

当然,他并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完美主义者虽然也会像他一样,做事情的时候一定全力以赴,一定要把每一个细节做到极致,但完美主义者对于结果的态度和他天壤之别。

完美主义者对于结果是无比渴求和苛刻的,一旦结果不是那么的完美,他们就会夜不能寐,辗转反侧,甚至自责苦恼。

但是苏齐不是完美主义者,他做事情的时候虽然也是全力以赴,但做完了也就完了,至于结果......

他的原则是顺其自然,听天由命。

他尽力了就行,如果结果不好,他也不当一回事,反正他觉得他就这能力,做不好就做不好呗,觉得不行,那就换人呀,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很喜欢那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所以这一个周的周末,他好好地呆在宿舍里,一会儿自己苦苦思索,一会儿又和陈军热烈讨论。

当然,这其中,他通过自己的佛系行为也收获了一波经验,主要是班长权威和刺头震慑能力这两个方面。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是星期一了。

这一天早上十点三十,实验班的学员们完成了常规的教学任务后,一起来到了操场。

今天的任务,是在苏齐这个代理班长的带领下进行军体拳训练。

“嘀——”

苏齐来到操场上,拿起哨子塞进嘴里,用力一吹,清脆的集合哨声刹那响彻了整个训练场。

此时,足球场上并不只有实验班一个班的学员,除了他们还有其他几个班。

苏齐吹响了哨子后,旁边的那些人都侧目地看了过来。

“实验班,集合!”苏齐喊了一声,声音脆生生的,干净有力。

啪啪啪啪啪!

听到他的口令,实验班的学员们立即站成了一个方阵。

旁边那些人看了,都很惊讶。

“奇了怪了,今天实验班这是怎么了,怎么集队这么快?”

大家都诧异地看向了苏齐。

看到苏齐之后,大家心中的惊讶越发浓烈了。

“不会吧?他们的班长这么年轻?”

不过,回过神后,很多人都在心里悠悠一叹:“这个小伙子倒霉了,干啥不好,非要当这些老兵油子的班长!”

此时。

操场上。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呈——军体拳队形散开!”苏齐吹着哨子,喊着口令。

“军体拳第一套——预备——!”

苏齐大声地喊着。

当听到“军体拳第一套——预备”的口令后,学员们在立正的基础上,稍向右转,同时右脚向右前撤一步,两脚略成八字形,体重大部分落于右脚,两手握拳,前后拉开,屈肘,左拳与肩同拳眼向内上,右拳置于小腹前约10厘米处,拳眼向上,自然挺胸,目视前方。

苏齐喊着口令,大家一丝不苟地训练着。

学员们每做一个动作,苏齐就迅速扫视一圈,若是有人做得不对,立即纠正。

实验班的学员,年龄都老大不小了,而且很多人已经不怎么练这些东西了,所以往常的训练,很多人都只看得摇头,很是不满意。

苏齐也不满意。

不过以前他只是学员,只要把自己的动作做好就可以了,并没有出头,也没有多管闲事,因为管理是班长的职责,他要多话了,那就是越俎代庖了。

前几天训练这个军体拳时,只要一喊口令,其中一个叫李云荣的学员就会偷奸耍滑,一旦代理班长点名,比如批评他道:“李云荣同志,你的腿往下压一点!你的动作太不到位了!”

那个家伙就会苦了脸,可怜巴巴地道:“班代,我年纪大了,筋拉不开,实在是压不下去啊,再用力,我这韧带就要断了!”

李云荣是班里年龄最大的学员,当然,他的军衔也是最高的,有些倚老卖老。

一方面,年龄大了,他的腿脚的确不像年轻人那么灵活了,压腿之类真的有些困难,另一方面,他仗着自己军衔最高,资历最老,也不太把其他人说的话当一回事,总而言之,这家伙就是实验班的刺头,不太听招呼。

很多班长都拿他没辙。

每每有代理班长想要跟他理论,总能被他怼的七窍生烟,但是这家伙油滑无比,只要教员一在,他就像变了一个样一样,老老实实,规规矩矩,所以很多代理班长都拿他没有办法。

今天,苏齐自然也要重点关注一下李云荣。

他观察着李云荣做了一遍动作后,严肃地道:“李云荣同志!”

“到——”

“你的动作还要再到位一点,尤其下腿的时候,一定要再下一点!”

唰——

全班二十三个学员的四十六道目光一起扫向了苏齐。

除了实验班的学员外,其他的进修学员,以及少量的教员的目光,也一起看了过来。

更要命的是,恰巧不巧,此时,学生处的副处长林雨,实验班的教员何林,以及另外几个学院领导,也都出现在了旁边。

只不过他们所处的角度特殊,实验班的学员看不见他们。

“好的班代,好的,我下次一定注意,我下次一定多往下压一点!”李云荣急忙点头不跌,认真地说。

什么?

听到李云荣的话的学员们,刹那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刚才李云荣说什么了?我怎么觉得我出现幻听了,他竟然没有跟苏齐对着干?”

“这家伙怎么回事?昨天还骂骂咧咧说今天一定要给苏齐好看呢,怎么现在却比我们还乖呀?”

“老李不会是被苏齐吓着了吧?我之前不敢与苏齐对视,一看到他的眼睛就吓得赶紧低下头,难道老李也跟我一样!”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惊讶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不远处。

学院的一个领导诧异地问林雨和何林:“你们不是说那个李云荣有点难管理,是刺头吗?我看不像嘛,连苏齐这种代理班长他都这么认真配合,不顶撞不刺头,其他那些老学员,他应该就更不会吧。”

林雨和何林都张着嘴,都只是沉默着。

李云荣这个学员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以前其他人当代理班长的时候,都要顶嘴或者是争辩上几句,现在却在苏齐面前乖巧得像个小学生一样?

虽然李云荣每一次都会在他们面前表现出乖巧听话的样子出来,但他们两个可不是十一二岁的小学生,都是被社会毒打过的,眼光都很毒,所以他们虽然没说什么,可是心里清楚得很,李云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明镜似的。

之所以不怎么干涉,是因为现在是轮流当班长,他们想看看到底是谁才能镇得住这几个刺头和老油条,如此,才好在选择班长的时候偏向那几个人。

之前的那几个代理班长,李云荣都不把对方当一回事,可是怎么今天苏齐才刚刚上任,他就乖乖巧巧的了?

两个人急忙又看了看其他几个有点油滑的老学员,这一看,两个人的眼睛再一次瞪大。

只见那几个学员都是一丝不苟的。

整个实验班竟然没有一个人偷懒,没有一个人应付,大家都规规矩矩的,认真地打着军体拳。

“不会吧?”

林雨和何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惊呆了!

苏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那几个学员别看在自己面前一副乖巧模样,可是其实都不把自己当一回事的,可是怎么他们到了苏齐手下就那么乖了呢,苏齐背着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不敢偷奸耍滑,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但他们都还在认真地坚持着。

真是怪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