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125章 不是这个是那个

125不是这个是那个

袁朗把苏齐送到后就走了。

他并没有把苏齐送进学校,只是把苏齐拉到距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地方,把苏齐交给了他在学校里的一个朋友,托付了一番,便开着车走了。

他还得去钢七连一趟。

因为有些误会要赶紧解释一下,不然麻烦就大了。

不过他却没能在第一时间见到钢七连的连长高城,因为高城拒绝见他。

“这家伙......怨气还挺大!”

听了卫兵的话,袁朗噗嗤一声,笑了。

他干脆直接走进了高城的办公室。

高城正在办公室里低着头看着报纸,听见他的脚步声,不满地吼了起来:“不是都跟你说我不见了吗?”

话说完后感觉有点儿不对,抬头一看,见是袁朗,脸上顿时一下阴沉了起来,直接把椅子一拽,背过身去,看也不看袁朗了。

袁朗笑笑,走过去,走到高城的桌子边,拿起桌子上的一盒香烟,看了看:“红塔山,好烟!”

随后抽出一支,左看一下,右看一下,有点想抽的样子,不过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又把烟塞回了烟盒里。

高城此时终于是坐不住了,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一会儿我还有事情!”

“会,会,会,领导的宝贝!”袁朗叽叽咕咕地念了起来,然后在高城对面,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就像这儿自己才是主人一样。

“我已经把那小子送进学校了!”袁朗看着高城说。

高城本来是低着头,不想理睬袁朗的,不过最后却还是抬起头,冷着脸问:“你就这样把他一个人丢学校?”

很快他就担心地叹了一声;”他那么小,二十岁都不到,一个人第一次到那么大地方,会无所适从的,你怎么也应该陪着他熟悉熟悉情况!”

“那家伙会无所适从?”袁朗就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一下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待得收住了笑意,他一下前倾了身体,一眨不眨地看着高城道:“你知道吗?昨天你们撤走了,我把他扔那儿撂了两个多小时,这两个小时里,孤零零就他一个人,没有人跟他打招呼,没有人告诉他即将要发生什么,他身边所有熟悉的人和事物全都没了,可是他竟然悠哉悠哉地在那儿坐了两个小时,除了中间实在无聊站起来走了几圈然后打了几趟拳,其他时间,他竟然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着,这种人到了学校后会无所适从!”

高城听得先是一怔,回过神后,砰的一声,他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猛地站起来,瞪眼了眼睛大吼:“袁朗,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再就这样对他,那我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他弄回来!”

袁朗似乎也没预料到高城会发这么大的火,愣了一下,只得举手做投降状:“老高老高老高,你别生气!”

“别叫我老高,你没资格,你比我还老!”高城恼火地道。

袁朗哭笑不得,只得好生说道:“行行行,小高,叫你小高行了吧?”

哼——

高城重重哼了一声,扭过头去,理也不理高城。

袁朗依然笑呵呵的,一点儿生气的感觉都没有,他像是自言自语,郎朗说道:“你说,一个十九岁的兵,忽的被人一下丢在了荒郊野外,而且一扔就是两三个小时,这要是换一般人,还不得炸了?可是苏齐那小子.....啧啧,我都怀疑他不是人类了!”

“不是人类还能是什么?外星人?”高城嘲讽地接了一句。

袁朗笑着说道:“老高.......”

高城打断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年龄比我大,比我老!”

袁朗嘿嘿笑了笑:“叫老高不是显得咱们比较熟嘛!”

高城白了一眼,没理睬,不过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袁朗继续说道:“老高,你说苏齐那么优秀的兵,留在你们这装甲侦察连,是不是大材小用了嘛!他这样的人,就该放到最好的部队去,好钢用到刀刃上!”

“我不是不给他去老a,可是咱们不是说好的嘛......”

袁朗打断了高城的话:“老高你别动怒,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理解你的愤怒,可是我也没什么办法啊,我哪儿知道我们老大听了我给他说的那些事情后,就一秒钟都等不得了,当场就拨通了上面的电话!”

“哼!”高城重重地哼了一声。

袁朗把双脚抬起来搭在桌子上,以便让自己更加舒服一些,他比高城还要放松和自在,挪动了一下身体,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他这才把双手搭在小腹上,偏着头看着高城:“老高,你知道苏齐去的是什么学院吗?”

“还能是什么学院?”

袁朗笑笑:“是陆指没错,但不是你想的那个陆指!”

“什么?”高城一下扭过头,怔怔地看着袁朗。

“对,就是那儿!”

“这?这怎么可能?”这下轮到高城惊讶了。

“其实就连我们老大都没想到!”袁朗笑了笑说。

“这?这不可能吧?”高城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苏齐这样的兵,第一次提干后去军区陆军指挥学院学习,这是惯例了啊,怎么可能去那个学校,他没那种资格的!”

按照一般的习惯,苏齐第一次提干,只能去军区直属的陆军指挥学院进修,但是,这一次,苏齐去的却是属于总部直属的陆军指挥学院。

袁朗听了,笑了笑,他站了起来,自己找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要茶叶自己拿!”高城用眼神指了指书柜上的几个茶叶罐。

他的情绪好了不少,没再像之前那样暴躁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前一天晚上袁朗还乐呵呵地和他谈苏齐呢,两个人都商量好了,高城再留苏齐在部队一段时间,一是先让苏齐帮帮自己,另外一个方面,高城就着也帮袁朗打磨打磨苏齐,让他成长得更快更好一些,两个人都商量得好好的了,可是第二天一早,老a就扔下来一纸命令要把苏齐带走,这换做是谁,谁也受不了,所以他刚一看见袁朗的时候,就一肚子气,但现在,他平静了。

袁朗一点儿客气的意思都没有,走到书柜那边,一个茶叶罐一个茶叶罐地打开看了看,最后抓了一小撮最贵的西湖龙井,笑呵呵地道:“西湖龙井,好茶呀!”

高城没有理睬,只是问:“苏齐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跑那个学校去了!”

“当然是有人出手了,不然还能是怎么回事.......实话跟你说,苏齐那小子我是真的喜欢的,我和我们老大都特别喜欢那小子,而且觉得他前途无量,潜力无穷,应该好好培养,所以我们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想把他弄那儿去的,可惜.....”

他耸了耸肩,端着纸杯缓缓走了过来:“可惜我跟我们老大的能量都比较有限,弄去军区直属的陆指没问题,但想把苏齐塞进那里,办不到......但谁也不曾想到,最后命令下来的时候,却是让苏齐去那里报到!”

高城有些傻眼:“怎么这么奇怪?这不应该啊!”

“想通了,也就不奇怪了!”袁朗神秘一笑。

高城没说话,只是皱着眉看着袁朗。

“后面我打听了,是周郁!”

“周郁?”高城一愣,回过神后,他难以置信:“这不可能的,周郁没那么大能耐!”

袁朗听了,扑哧一声又笑了:“就你这样子还想追人家,连人家的底细都没打听清楚,追个屁啊!”

高城听了,老脸一红,表情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

他当年想追求周郁,只是一时兴起,实话实说,真的也没花费太多心思。

而且他虽然想方设法打听了一番周郁的背景,但竟然都没怎么能打听得到!

他和周郁聊天时,周郁又含糊其辞,所以他便也认为周郁的家里可能有点儿背景,但顶天了也就跟他一个样,可是听袁朗这个意思......

“老高啊,看来你也是没有福气的人啊,要是追上了周郁,你这一辈子......不,不要说你了,就是你爸,也要少奋斗好多年的!”

“啊!”高城张大了嘴,半天没回过神来。

“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军人世家,三代都是部队上的,他爷爷.....是我这一辈子最佩服的一个老军人.....十几岁当兵,大大小小的仗不知打了多少,最近的那一场,人家还亲临前线,最重要的是这样的老人家,思想却非常开明,想法也紧跟时代,我军的很多改革,背后都有老人家的影子.....”袁朗拍了拍高城的肩膀:“没福气啊没福气,老高,你没福气啊!”

高城愣愣的,就像傻了一样。

“我们老大打电话到上面的时候,周郁恰好在大老板的办公室里,听说了要让苏齐去进修的事后,她随口说了一句,苏齐那小子天赋不错,只在军区陆指进修,有点儿屈才了,所以人家大老板大手一挥,苏齐就去那儿了,明白了吧?

那个学校管得比较严,不像咱们军区的,好打招呼,所以我这才连招呼都来不及跟你打一个,就把他带走!

老高,不是我不仗义,是这件事真的超出了我们的预料,谁知道会是这一个情况呢,是吧?我和我们老大都没想到他竟然能去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