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124章 去军校进修

124去进修军校

这一天晚上,702团的官兵们就在野外宿营了。

每一个人都美美地睡了一觉,一直睡到了自然醒,因为第二天早上并没有吹早操号,大家都是睡到太阳照屁股了,这才悠悠地起了床。

吃饱喝足了,这才领到了命令,说是收拾东西,准备打道回府了。

所以这一天早上九点左右,大家这才登上了车,先是去了火车站,然后才乘坐着火车,又咣当咣当地回702团去了。

但苏齐没有跟着三班的战士们回去。

他们三班即将登车时,一个团部参谋忽然小跑过来,朝他喊了一声:“苏齐,跟我来!”

苏齐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比如哪一个领导找他问个什么事,或者是他忘掉了什么东西,所以连和白铁军等人打招呼的事都没有做,就跟着那个参谋离开了。

“苏齐,你在这里等一下,一会儿会有人来找你!”那个参谋指了指一棵属下一处阴凉的地方,然后就转身走了,忙着去和他的同伴们一起收拾营房去了。

苏齐有点儿莫名其妙,不过他也没多想,便靠着那棵树坐了下来,悠哉悠哉地等待着。

营地里的帐篷,一个接着一个被拆了下来,打包,装进了卡车里。

各营各连的战士,一个接着一个爬上了军用卡车,很快也一辆接着一辆地开走了。

坦克火炮装甲车,等等之类的车辆,也一辆接着一辆地驶向了火车站。

营地里很快就空荡荡的了,连一片垃圾都不曾剩下,最后离开的那几个官兵,专门负责清理垃圾。

如果不是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车辙,都快让人怀疑这儿是一处人迹罕至的野外了、

太阳升得很高很高了,天瓦蓝瓦蓝,大地上安安静静,因为前几日无数的机器轰鸣,这一带安安静静,连小鸟都不曾看见一只。

偌大的地平线上,只有苏齐孤零零的一个人。

刚开始的时候他有点儿懵。

“我艹,咋回事啊?怎么把我一个人丢这里了?”

最后一个清理垃圾的参谋开着车离开之际,他甚至想站起来追出去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不是搞错了。

不过想了一下,却又放弃了。

上级这么安排肯定有上级的考虑,管他了呢,既然叫自己在这儿等,那就老老实实等着吧,反正肚子也吃饱了,水也喝够了,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于是他就靠着大树,优哉游哉地等待着,有时候坐不住了,便站了起来,在大树下转上一两圈,或者,实在闲得无聊了,就在空地上打一趟拳什么的。

此时。

距离他五公里的地方。

袁朗放下望远镜,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小子......”

片刻,他转身回到了一辆已经停了两个多小时的吉普车前,坐进驾驶员位置后,他扭了一下车钥匙,打火,然后踩离合挂挡轰油门打方向。

没多大一会儿后,他就开着车冲到了苏齐面前。

吉普车漂亮的一个甩尾,稳稳地停在了苏齐面前。

袁朗伸手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朝苏齐示意了一眼:“小子,上车!”

苏齐站了起来,拍了拍手,这才不疾不徐走向了吉普车,坐好后,砰的一声关了车门。

“首长,我是不是回不去了?”苏齐笑着问。

“叫袁队!”袁朗笑着说。

“袁队,我是不是回不去了?”苏齐又问了一遍。

“你想回去?”袁朗把手搭在方向盘上,扭过身,肆意地打量着苏齐。

“都没跟班里的人告过别!”苏齐叹了一声,悠悠地说。

袁朗笑了笑:“咱们当兵的最好别那么儿女情长,那样不好!”

他一边说一边就开始踩离合挂挡轰油门打方向了。

“袁队,可是如果当兵的没有深沉的感情,这个兵是当不长久的,如果不是真的爱这个国家,谁愿意吃这么多苦受那么多罪!”苏齐幽幽地说。

嘎——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苏齐差点一脑门撞在了挡风玻璃上。

袁朗不知怎么了,猛的一个大脚刹车。

停下车后,他扭过头,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苏齐。

“怎么了袁队?”

袁朗忽的嘻嘻一笑,用食指指了指苏齐:“你小子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喜欢!”

“袁队,可是我只喜欢男人!”苏齐急忙一本正经地说。

“讨厌,人家也可以很女人的!”袁朗忽的像个伪娘一样地看着苏齐,还抛了一个媚眼,把苏齐吓得一个哆嗦。

哈哈哈哈!

这家伙见他把苏齐吓了一跳,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一边继续开车一边道:“以后慢慢就习惯了,干咱们这行的,就是要拉得下脸来,要你演女人就演女人,要你演流-氓就演流-氓!”

“袁队......”

“你就暂时别问了,该你知道的,有一天会让你知道的!”

轰——

袁朗驾驶着吉普,就像飙车一般开得飞快,他仿佛故意想让苏齐出丑一般,故意把车开得无比激烈,一会儿急转弯一会儿急刹车,不过苏齐就像老僧入定,只是安静地坐着,不惊不骇,平静至极。

如此开了一会儿,当他发现苏齐就像没事儿一般后,似乎也就觉得没趣了,慢慢就把车速放慢了下来,不急不躁地开了起来。

当吉普进入了公路,不再在那些野地上奔驰之际,袁朗这才扭头看了苏齐一眼,认真说道:“你的提干申请批下来了,所以我现在送你去军校报到,以前提干没那么麻烦,不过咱们.....跟别处总是不一样的。”

“军校?”苏齐吃了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呆了片刻,他问道:“袁队,可是现在是十月啊?”

“确实,一般军校八月底开学,你现在去,是迟了一点,不过咱们老a嘛,多少要特殊一点,反正手续那些事你就别管了,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学校读一年书,明年的七月我再来接你!”

“袁队,到时候是?”

“你们高连长的口头禅,是骡子是马,到时候就该拉出来溜溜了,如果是马,那就跟着我,如果是骡子......那谁爱要谁要,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