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61章 机动与伪装

61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是二月底了。

悠闲而惬意的春节早就离去。

三月指日可待了。

天气渐渐暖了起来,枯黄的世界渐渐有了娇嫩的绿色,宁静的大地上慢慢热闹了起来,鸟儿多了,虫儿也开始到处乱窜。

钢七连的营地里,又恢复了忙碌而紧张。

这一日,苏齐正在宿舍里和伍六一讲着英语题。

他用右手的食指指着一套模拟试卷的最后一个题,低声讲解,伍六一认真听着,不时在笔记本上写点什么。

两个人刚刚把这个题讲完,史今就从外面走了进来,脚步匆匆,表情严肃。

“伍六一,跟我去会议室开会。”

史今一边翻箱倒柜找着什么一边说。

“开会?”伍六一瞥了史今一眼,这才问道:“演习的事?”

“嗯!”史今点了点头,继续在柜子里翻找。

“演习?”

正坐在小马扎上和甘小宁下着象棋的白铁军听了,一下站了起来,满脸的兴奋,他的小眼睛弯成了一条缝隙,明亮的目光从那条狭长的缝隙里透了出来。

“班长,我们也可以参加吗?”白铁军问。

“当然,所有人都得参加,不得请假!”史今一边忙碌着一边头也不回地回答。

白铁军听了,越发激动了,坐下来后,他啪的一声把一颗棋子拍在了桌子上,用手一搅,把棋盘上的棋子弄得稀里哗啦。

“喂,战神,你耍赖!”甘小宁反应过来后,急了。

战神这个名号,一开始是首都一家当地媒体给白铁军起的,大家看到了后,全都起哄,只要见到了白铁军,就都笑嘻嘻地喊他“战神”,或者是“白战神”。

这厮一开始还跟大家急,面红耳赤的,一方面是他知道这是大家的嘲讽,另一方面,则是担心苏齐有什么意见。

但时间长了,他也就慢慢习惯了,现在反而很接受这个绰号,无论是谁叫他战神,他都答应。

高城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喊他一声:“战神,过来!”

白铁军听了,连忙乐颠颠地小跑过来,舔着脸,一脸献媚:“连长,你找我?”

他渐渐接受了这个绰号。

而且,苏齐还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这家伙每天都要抽一个时间,找一个无人的地方苦练格斗,打拳,踢腿,摔跤,勤奋不戳,他的功夫真的越来越高了,已经渐渐接近到了伍六一的水平。

从这一个角度来看,这个绰号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暗暗督促了白铁军的成长。

刚才白铁军和甘小宁下着象棋,他处于劣势,已经快要被将军了,所以他把棋子一通乱拨,甘小宁自然就不乐意了。

白铁军乜斜着眼睛看了甘小宁一眼,有些得意地道:“过两天我就要参加真正的作战演习了,谁还稀罕跟你纸上谈兵?”

甘小宁翻了一个白眼,冷笑了一声:“到时候哭鼻子,可别来找我!”

“哭鼻子?”白铁军先是一愣,继而十分不满,抗议道:“到时候老子一定打得敌人满地找牙,哭鼻子的是他们,不是我!”

“切——”甘小宁翻了一个白眼,不屑地哼了一声,露出了一个老兵对新兵蛋子的天真与无知的嘲弄眼神。

演习这事儿,新兵蛋子一般都会很兴奋,觉得好玩又新奇,但只有老兵知道,那就是一个折磨人的活儿,一个演习下来不掉一层皮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钢七连的演习,更是要命。

史今在他的柜子里翻找了一会儿,这才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关了柜子门后,他拿着东西出去了,临走之际,他朝伍六一使了一个眼色,伍六一连忙把东西放下,随后便也跟着出去了。

苏齐在自己的小桌子边坐了下来,问甘小宁道:“老甘,班长刚才说的演习,是什么演习?”

甘小宁是三班的老兵了,无论是训练成绩还是其他,都是比较好的水平,只是比伍六一差了一点。

这家伙的消息也比较灵通。

当然,战神白铁军的消息也很灵。

但两个人的消息却有不同,甘小宁的消息,大多是他听到或者看到之后,综合自己的所知,判断得出。

一般比较可靠。

而战神白铁军的消息,八卦的比较多,不靠谱的比较多。

他的消息多是这里打听一点那里打听一点然后再经过他的发酵和添油加醋之后形成的。

但比较有趣。

甘小宁听了苏齐的话,把头一扭,凑近苏齐一些,认真地道:“十有八-九是机动与伪装演习!”

“机动与伪装?老甘,你确定?”班里的另外一个战士听了,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显得有些激动。

“应该不是吧?今年要搞的不是红蓝对抗吗?老甘,你哪儿听来的消息?”另外一个战士提出了质疑。

“你们都错了,今年要搞的是防空演习?”有人大言不惭地说。

“防空?防个屁的空?咱们702团连高射炮都没有,防个屁啊防!”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702团装甲侦察连一排三班的宿舍里,一下热闹到了无以复加。

砰!

有人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大声嚷嚷:“好了,都别吵了!”

大家于是都闭上了嘴。

拍桌子的家伙环视一圈,无比笃定地道:“这次演习,肯定就是机动与伪装,我无比肯定!”

大家都被这家伙的气势震住了,都鸦雀无声的,只是静静地听着。

“所以,同志们.......”那个家伙双手叉腰,环视一圈,然后才举起右手,像一个大人物指点江山一般地说道:“所以接下来的这几天,大家好好准备,争取在演习中拿一个三等功回来!”

一群人听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侧目。

沉默了一会儿,有人问:“你怎么这么肯定这次就是机动与伪装演习?”

“不会是你做梦做到的吧老赵?”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猜他是抓阄抓出来的!”

大家又哄堂大笑起来。

那个家伙急了,又砰砰砰地拍了拍桌子,说道:“是真的,我敢百分之一百肯定!我昨天在团部听到的!”

嗯?

一行人再次安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那家伙见大家都被震住了,微微得意,骄傲地道:“我昨天去团部公干,中间去了一趟厕所,正蹲着的时候,进来两个领导,他们一边放水一边讨论,所以我知道我们接下来要搞的这个演习,是机动与伪装。”

真的假的?

一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的,都不说话了。

机动与伪装?

苏齐的眉头往中间挤了挤。

《士兵突击》的电视剧里,钢七连也搞过一次伪装演习。

不过那一次搞砸了,许三多揣了两个热乎乎的、刚出锅的鸡蛋放在怀里,然后被直升机上的红外探查找到了,导致全连被一锅端了,连长高城气得暴跳,用手指着许三多大吼“把他拉出去给我毙了!”

当然,现在的时间线和许三多的那一次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一次的演习到底是不是那一次,苏齐也不知道,按理是不会是的,但这个世界的历史发展跟剧里和小说里都不完全一致,所以谁也说不准到底是不是一回事。

想了四五秒的时间,苏齐也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来,于是他把那些念头一赶,排空了脑袋,惬意地往床上一躺。

管他什么演习呢,反正执行命令就是了,班长叫他跑他就跑,班长叫他蹲下他就蹲下,管那么多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