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60章 伍班副哭鼻子啦

60

武警兄弟部队与钢七连之间的交流,友好而坦诚。

双方相谈甚欢。

这一天晚上的聚餐之后,双方之间的友谊更深了,双方都约定,以后一定要多多加强交流,增加感情。

随着时间的一天天临近,钢七连的春节气氛渐渐浓了起来。

一方面,钢七连被打扫得一尘不染的,无比干净,无比整洁,另一方面,一些显眼的地方都被贴上了大红的福字或者是对联。

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了。

所以战士们的小日子越来越好过。

训练基本停了,好酒好肉也都吃上了,好看的节目也看上了。

对于部队上的战士们而言,这就是天堂一般的日子。

不过对于苏齐而言,这两天就有点悲催了。

首先,他要抓紧时间帮伍六一补习功课。

伍六一已经高中毕业好几年了,很多东西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尤其是英语单词,三分之二都还给了老师,所以他的备考之旅十分悲惨。

好在此时他已经是下定决心要拼一下,所以学习十分刻苦,十分主动,基本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起床读书背书,晚上也要苦到十一点左右这才休息,所以他的进步还是挺大的。

苏齐的主要任务就是帮他划范围圈重点。

根据伍六一的基础,苏齐确定了一个战略,那就是保基础丢难题。

那些基础的东西,一定要让伍六一记住并且理解,而那些难度比较高并且分值比较小的,直接丢弃,不复习了。

如此一来,伍六一的复习范围就大幅减小了,再加上军校考的东西本来就比高考要简单,所以总体而言,伍六一考上军校的希望还是挺大的。

这件事上苏齐还是很尽心的,所以花费了他不少时间。

其次,苏齐还得去炊事班帮忙。

炊事班这两天事情很多,忙到了飞起,苏齐去了后,直接被派了做几个硬菜的任务,让他头皮发麻。

在部队上做菜和在饭店里做菜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在饭店里做菜,哪怕是量比较大的,也就一大盘而已,炒起来很简单,可是在部队上,由于人数众多,每一个菜都是一做就是一锅,炒菜用的不是锅铲,而是铁铲。

实话实说,做这样的菜,苏齐也是第一次,多少还是有点儿心虚的,他本来想推脱了,只打打下手,可是看了看,炊事班真正能担重任的人真的不多,所以,他就只得把那句话又咽回了肚子里,硬着头皮做了起来。

还好,做出第一个菜后,他请人尝了尝,味道还可以,比李彬做的都还好吃,听到这儿,他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

等到苏齐把所有的硬菜都做好了,时间已经来到大年三十了。

这一天,苏齐早早地来到了连部的电话亭外等候。

钢七连只有一个公用电话亭,但这一天,所有的人都想给家里打电话,所以只能排队。

钢七连的兵大部分都是农村来的,家里也没条件安装电话,所以能到电话亭外排队的,只是少数,大多都是城市兵,或者是少数几个家庭条件非常好的农村兵。

但纵然如此,这一天,每一个战士都会跟家里人多说一些话,所以总的一算,排队的时间还是很长的。

“齐哥,到你了!”白铁军从电话亭里出来,笑嘻嘻地对苏齐说。

苏齐点了点头,走进电话亭,插上磁卡,接通后,这才拨打起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嘟的几声后,电话接通了。

“喂——”电话的听筒里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妈!”

“儿子?儿子是你吗?老苏,快来,是儿子!老苏——”

“儿子,儿子,真的是你吗?”听筒里传出了苏齐父亲的声音,都激动得有点儿颤抖了。

“爸!妈!”

“呜呜呜呜......”听筒里传出了母亲的呜咽。

“哭啥呢哭,今天是大年三十,不能哭!再说了儿子打电话给你,要高兴才是,你哭什么啊.....”

苏齐静静地听着听筒里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那一边终于是平静了下来。

“儿子,今天是大年三十了,你们那边怎么样?你们部队上怎么过年的呀?有没有红烧肉?牛肉有没有给你们买啊?水果什么的有没有.......”

苏齐的母亲絮絮叨叨的。

若是以前,苏齐肯定会觉得很烦,不过两世为人的他此时却只觉得无比温馨,无比亲切。

这就是家的感觉。

他连忙笑着说道:“妈,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怎么会没有肉吃呢,我们连里今天还杀了一头大野猪呢?真的.....这头大野猪是我们团里的后勤兵养的,养了整整一年,可肥了,我们今天晚上还打算搞一个烧烤晚会......”

苏齐事无巨细的说着。

他才说到高兴处,外面砰砰砰的传来了敲门声,扭头一看,却是外面的战士指了指手表,示意他超时了。

苏齐连忙对着话筒道:“爸,妈,我不说了!”

“儿子,再说一会儿,别忙着挂啊,你爸还没跟你说着话呢......儿子,我是你爸,我还没跟你说话呢,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爸,妈,不是我不想说,是我的时间到了,其他人还在等着用这个电话呢!”

“哦——这样啊!”听筒里传来失望的声音。

“爸,妈,那我挂了啊!”

“好,好,儿子,那你去忙你的!”

“爸,我爱你!妈,我爱你,你们两个要好好保重身体,以后还得帮我带儿子呢,听到了没有?”

“.......”但听筒里没有声音,静静的。

苏齐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他知道,对面,他的老爸老妈肯定是被那一句“我爱你”震住了,又惊又喜,都哭了。

“唉——”

苏齐轻轻一叹,吐了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拉开门,走出了电话亭。

回到宿舍时,他的情绪有点儿不佳。

今年的春节,家里就只有老爸老妈两个人了,他们年纪已大,只怕有点孤单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进了宿舍。

“苏齐!”

“到!”苏齐本能地立正。

“苏齐,稍息,立——正!向后——转!”伍六一面无表情地喊着口令。

啪。

苏齐向后一转。

转过身后,他看见史今笑吟吟地端着一碗饺子。

“苏齐,今年是你第一次在部队上过年,所以我和伍六一包了几个饺子,你尝尝,我和伍六一的手艺赶不上你,不过我们都很用心地跟着李彬班长学了两天,想来包出来的饺子也不至于太难吃。你平时不是说你吃过的饺子馅里都舍不得放肉吗,我们今天多给你放了一点,你看,全都是肉!给——趁热吃!”

“班长,那他们呢?”苏齐扭头看了班里的其他人一眼。

“我们都吃过了,这是你的!”白铁军说。

“谢谢班长!”苏齐笑着接过,然后在桌子上坐了下来,吐了口气,他低下头,用小勺舀了一个放进嘴里。

“怎么样?”史今巴巴地望着:“不算难吃吧.......”

但他没有听到苏齐的回答。

史今于是低下头,从下往上看苏齐的脸。

“是不是不好吃?不好吃你就直说,不用不好意思,我和伍六一的手艺本来就不行,呀.......苏齐,你眼睛怎么了,怎么红红的........好了好了,别难过了.......第一次在部队过年,都这样,谁不想家呢,我和伍六一以前也这样。”

苏齐听了,一愣,慢慢抬起头,用红红的眼睛看着伍六一。

伍六一看到苏齐的眼神后,不满了,强烈抗议:“班长,别带上我,我可不会哭鼻子!”

“不会?那是谁在大年三十那天晚上用被子捂着脑袋一抽一抽的?”

伍六一老脸一红,但还是嘴硬道:“我那是身体不舒服!”

“......”史今不说话,只是嘿嘿地笑。

伍六一不好意思了:“我那个时候不是还小嘛!”

史今还是不说话。

当兵的人,哪一个不是十七八岁就离开了家,而且哪一个不是第一次就离那么远,第一次就到一个完全陌生、完全没有见过的世界?

伍六一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承认了:“好吧好吧,我承认,我第一年来部队,过年的时候也哭过!”

“看到了没?伍六一也曾经哭过鼻子?”史今哈的一下笑了起来,故作夸张,想办法让大家开心起来。

“伍班副,看不出来啊,原来你也会哭鼻子!”班里的其他人轰的一下就大笑了起来。

“班副,那天晚上你哭了多久?”白铁军凑过去,贼兮兮地问。

“死战神,你蹬鼻子上脸了是吧?”伍六一瞪眼。

“伍班副哭鼻子啦!伍班副哭鼻子啦——”白铁军一边叫着一边往后退,伍六一想打他,他就躲到后面的人群里了。

宿舍里一下乱了起来,闹哄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