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43章 伍你得去考军校

43

史今和伍六一是天都要黑了,这才找到了高城的。

他们之前本来是端着餐盘的,可是找了一会儿没找到高城,只得先把饭吃了,把餐盘还回了炊事班。

这一天晚上,夜幕降临,营地上的灯一盏接着一盏亮起之际,史今和伍六一在后山的一个小山头上找到了高城。

他坐在一个石头上,两只手的手肘撑着膝盖,佝着腰,眯着眼睛,失神地看着太阳落山的方向。

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还夹着半截香烟,但已经烧了三分之二了。

他面前的地上,乱七八糟的散落着一地的烟头,快要有两包烟的量了。

看到这一幕,史今和伍六一相互看了一眼,都有些心疼。

他们和高城之间的关系,既是上下级,也是好朋友,更是好兄弟,比较复杂。

史今和伍六一对望了一眼后,史今走上前,脚步轻轻,连呼吸都不敢粗重,他走到高城身旁,柔和地喊了一声:“连长。”

高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史今连忙挤出一个可怜巴巴的微笑:“连长,你别生气,苏齐那小子什么都不懂,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是啊连长,那小子就是无法无天惯了,一会儿回去后,我好好教训他!”伍六一也连忙接着说。

高城把香烟的过滤嘴塞进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把烟头丢地上,用脚搓了搓,长长地吐了一口烟气,这才站了起来。

“我没事,你们别担心。另外,苏齐没做错什么,你们别为难他。”

“连长,你真的没事吗?”史今还是有点儿担忧。

“连长......”伍六一欲言又止。

“承认自己的错误,承认自己的不足,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才一个人来这里坐了一会儿,才忍不住抽了两包烟,现在,我勇敢地接受了自己的不足,所以,你们就别担心了,我真的没事。”高城真诚地说。

但伍六一和史今都是一副不相信的眼神。

高城见了,顿时不乐意了,眼睛一瞪,声音一下大了几分:“怎么,在你们眼里,我这个连长说话还能不算数?”

“连长,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史今连忙说。

伍六一没说话,只是干笑着。

高城瞪了伍六一一眼,但没说什么,伸手在身上摸了摸,可惜只摸出了一个空烟盒,伍六一连忙从身上摸出一包烟了,抽了一支递给高城,是一支春城,最便宜的那种,三四块一包。

原剧中,成才专门用来招待班里的兄弟的那种香烟,就是春城。

高城一般都是抽红塔山,偶尔也抽一下小红河,不过此时伍六一递了一支春城给他,他也没什么反应,就像抽红塔山一样,很自然地接过。

啪!

伍六一用几毛钱一个、印着妖-艳美女的打火机给高城点上了烟。

高城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廉价的烟草散发出的浓烈气味有些呛人,不过这个时刻,却反而令他的大脑清醒了,令他的精神振奋了起来。

吐了一口烟,他这才说道:“苏齐那小子说得没错!我的确是错了!”

“啊?”史今和高城都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难以置信。

高城左右看了看,干脆找了一个地方一屁股坐了下来,史今和伍六一也都跟着坐下。

高城一边抽烟一边看着远方,似是自言自语,但又似是说给史今和伍六一听。

“我父亲以前就说过我,说我这个人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说我这个人没有大局观,没有战略思维。

我以前一直不承认,哪怕这几天我跟父亲的关系改善了很多,但我觉得我肯定不像我父亲说的那样。

不过,今晚吃饭时苏齐说的一番话,却如当头棒喝,一下就把我打醒了。

仔细想想,我还真的是从来没有从大局、没有从战略上考虑过问题!”

听着高城发自肺腑的感慨,史今和伍六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听得一头雾水,都听得有些莫名其妙。

高城瞥了他们两个一眼,忍不住说道:“早就跟你们两个说了,要多读书多读书,你们还不听,也不相信,看吧,这种问题你们就听不懂了吧?”

史今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

伍六一苦着脸:“连长,我就一个高中生,还是混来的毕业证,想读也读不懂啊?”

“一读就能懂,那叫读书吗?读书就是读了但就是不懂,然后就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去把他弄懂,一读就懂,那是看黄-色-小-说!”

伍六一嘿嘿笑了笑:“是是是,连长教训得是,我以后改正,以后改正!”

高城瞪了伍六一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哼了一声,高城语重心长地道:“伍六一,我之前一直担心史今,怕对不起他,不过现在,我更担心的是你,史今嘛,只要去师部当上教员,四期士官基本就没问题了,倒是你......”

“连长,我还小!”伍六一笑呵呵地说。

“小个屁啊小,都二十老几了,这种事要早做安排,否则等时间到了才开始准备,那就晚了,伍六一,我刚才想过了,你还是要去试试考军校。”

一听考军校,伍六一的脸色就苦了起来,可怜巴巴地道:“连长,考军校就算了,就我那点文化.....本就不咋的,现在又有三分之二还给老师了,还怎么考?我连二十六个字母都不太熟了!”

“你不熟没关系,有人熟就行了!”高城说。

“啊?”伍六一愣住。

“苏齐那小子不是才高三毕业吗,他来教你,绰绰有余!”

“别!”伍六一一听,直接跳了起来:“连长,我的好连长,我的好哥哥,求求你,千万别!”

“这是命令,你必须执行!”高城无比认真,无比严肃。

“......”伍六一没说话,只是脸一下就拉胯了下来。

高城把他按了坐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语重心长地道:“伍六一,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不就是觉得他一个新兵来教你这个副班长,你脸上没面子,不好意思吗?

伍六一,面子这个东西害人不浅啊!面子值几个钱?你就是太要面子,这个习惯,不好,要改掉!

人要骄傲,这是对的,可是不能假骄傲。

真正的骄傲,是知道自己的不足,然后努力弥补,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努力向身旁的人虚心请教,努力抓住每一个机会!”

叹了一声,高城道:“当然,我其实也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就像我,我父亲多年前就说过我了,可是我还不是一样自以为是?

而且从不承认!

一直到了今晚,苏齐的那几句话才一下打醒了我?

我一直觉得我只要把钢七连带好了,带成最强的部队,我就是成功的!

可是如果没有大局观,没有战略思维,我每努力一步,反而在错误的道路上多走一步。

这些年,我带着你们拼命的练啊训啊,我们的成绩的确是越来越好了,在师里都有点名气了,但是——

但是如果从大局上看,从大趋势上看,我们练的那些,其实很可能都是白练了。

如今的趋势,是信息化,但我们还在用机械化的思想来训练,很可能越练越错,越强越错!

当然,要想承认我以前做的那些都错了,这不容易,伍六一,说真的,我好几次都想放弃了,我不想否定以前的自己,更不想否定以前的成绩!

但我还想做一名优秀的军人,我不想离开部队,所以......我就只能承认自己的错误!”

高城拍了拍伍六一:“你也一样!苏齐虽然是你的兵,但他在很多方面其实比你强,人家要不是高考发挥失常,那是要靠985的,那么,你为什么就不能虚心向他请教,向他学习呢?

连我这个连长都得向他请教,你一个副班长,为什么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