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士兵突击之侦察尖兵 第39章 秘诀

39

硝烟弥漫。

尘土飞扬。

轰隆隆的发动机声音不绝于耳。

灰蒙蒙的前方,一个身材颀长的战士小跑而来,他的速度不是特别快,但也不算很慢,不疾不徐的。

小碎步跑到了王庆瑞面前,他啪的一声立正,敬礼,朗声说道:“报告,苏齐前来报到,请指示!”

王庆瑞用和蔼的眼神上下打量了苏齐一番,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像是钢七连的兵了!”

和他肩并肩站在一起的高城听了,咧开嘴笑了,有些得意。

王庆瑞打量了苏齐一番,这才问道:“苏齐同志,你刚才的射击打得很准嘛,才刚刚下连的兵很少有这么准的,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诀窍?”

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之前跟着他一起乘车来到这里的,那两个身穿便装的中年男子,已经走了过来,站在了王庆瑞的身边。

苏齐听了问话,把身一挺,用从来没有过的洪亮嗓音吼道:“报告团长同志,我之所以能有这么好的射击成绩,只有一个原因,我有秘籍!”

“秘籍?”王庆瑞一愣,随后哈哈笑了起来:“那你说说看,你的秘籍是什么?九阳神功还是葵花宝典?”

一句话惹得旁边的几个人都忍俊不禁。

但苏齐没有笑,他一本正经地大声回答,声音比步战车的轰鸣声都还要大上几分:“报告团长同志,我的秘籍就是——”

他从身上摸出一叠纸来。

那些纸全是一张又一张的信签纸粘起来的,信签纸的最上方还印着**人民解放军第**集团军T师的字样。

王庆瑞看到那一叠整整齐齐的信签纸时,愣了一下,回过神后,他连忙把大水杯往后一递,高城跟他似心有灵犀似的,连忙伸手接了水杯,同时凑上前来,也想看看苏齐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另外一侧,穿着便装的那几个人也都凑了上来。

王庆瑞双手拿住那一叠信签纸,脑袋微微后仰,拉开了一点儿距离,他有老花眼,只有如此才能看得很清晰。

信签纸上的字体工工整整,赏心悦目,不是说有多大的艺术价值,而是看起来很舒服,很漂亮,就像阅卷老师看作文试卷一样,看到一篇书写工整的作文,首先就觉得舒服,发自内心的喜欢。

信签纸上的字体非常工整,整整齐齐的,除了字体,图画也非常好看,好看的意思是描绘清晰,笔迹明了,没有涂了又抹的痕迹,没有擦了又画的感觉,干干净净的,而且画出来的东西就像是实物的缩小版本,比如他画的步战车的舱门打开的样子,一看就明白,都不需要解释。

王庆瑞扫了扫第一页信签纸,很是满意,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之后,他才看起了具体的内容。

第一页的标题,写的是“步战车的进出要领。”

下面重新起了一行,写道:“步战车的进出效率关系重大,小则影响队伍的展开,大则影响战斗的成败,所以,每一名战士都要高度重视,充分练习,认真总结。

步战车的登车要领:一个目标,三个注意。

一个目标就是车里的座位,每一名战士都要牢记自己的位置,自己的进出路线,不得随便更改;

三个注意,一是注意头,二是注意脚,三是注意关车门的手......”

这些东西都是老生常谈的内容了,只不过这个信签纸里用清晰准确的语言把他总结了出来。

王庆瑞看了,点了点头,不过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他随手翻开了第二页。

第二页的标题是:“乘车射击训练秘法——减震器训练法!”

减震器训练法?

看到这个名字,王庆瑞咦了一声,他的身旁,无论是高城还是那两个便装男子,都是一愣,然后是眼前一亮。

毫无疑问,乘车射击是装甲兵最重要的技能之一,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哪怕是苏齐原来生活的那一个世界,也是2018年才把这个课目正式地列入了我军的军事训练大纲中的。

换句话说,在2018年之前,关于乘车射击这个课目,还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有的部队自己摸索自己编写训练大纲,有的部队则直接放任不管。

苏齐此时所在的这个世界,军事发展水平总体而言和苏齐原来生活的那个世界是基本一致的,有一些小细节上的差异,但总体概况基本一致。

所以,此时,哪怕是702团这样的重装部队,这个课目的训练也还没有统一的、成型的教材和训练大纲,都是各连各部队,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总结,自行教授,所以......实话实说,乘车射击这个课目,成绩层次不齐,总体来说都算不上好。

至于这个什么“减震器训练法”,那就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了。

王庆瑞用最快的速度把“减震器训练法”翻阅完毕,之后,他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苏齐,迫不及待地问道:“苏齐同志,你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你自己写的?”

苏齐知道,最为关键的时刻来了,史今的命运能不能改变,在此一举。

所以,他把胸一挺,用最大的声音说道:“报告团长同志,这本秘籍是我们钢七连一排三班的班长,史今同志专门为我们这些新兵编写的。

他听说我对乘车射击和步战车的进出很担心时,就主动为我撰写了这本训练教材,而且他还把自己以前进行乘车射击训练时的一些经验和教训,总结了出来,并发明了这种减震器训练法。

我的班长告诉我说,他还有很多装甲兵的训练秘诀,等后面他有空了再把他们写出来,让我好好阅读,按照这个教材进行训练,如此,我的训练成绩就不可能太差!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秘籍,所以今天的乘车射击训练,我才能打出那么好的成绩,另外,我们班的白铁军同志,也已经开始学这种减震器训练法了,他虽然学的时间还不长,但他的乘车射击成绩,今天也不差!”

白铁军?

王庆瑞愣了一下,随后问高城:“白铁军的成绩怎么样?”

高城连忙拿了对讲机问了问,很快,他对王庆瑞道:“一个十环,两个九环。”

“这么好?”王庆瑞吃了一惊,那两个身穿便装的中年男子,也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很快,其中一个人道:“王团长,能不能给我看看?”

王庆瑞把那几张信签纸递给了对方。

那两个家伙接过,认真翻阅了一番后,激动地道:“王团长,这就是我们一直苦苦寻找的宝贝啊!”

“嗯?”王庆瑞一愣。

其中一个男子道:“王团长,师里打算搞一个装甲兵集训,但缺一个射击训练方面的资深教员。

王团长,我现在才发现,原来我们一直苦苦寻找的宝贝,就在你们702团啊!

这个史今同志不但经验丰富,而且理论水平很高,能把大家习以为常的东西上升到理论高度,而且他的编写,有逻辑,有理论,而且还有战略考量,非常了不起。

王团长,我现在要正式向你提出一个请求,能不能把这个史今同志给我们用一段时间,我想请他到师部当集训教员!”

“这可不行!”王庆瑞一听,急忙拒绝:“我团里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宝贝,可不能被你们截胡了!”

但王庆瑞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高城用手一直捅他,给他使眼色。

“团长,快答应!快答应!求求你了,快答应吧!”高城可怜巴巴地说。